電力市場(chǎng)化改革加快,如何打好“發(fā)售一體”競價(jià)優(yōu)勢這張牌

時(shí)間:2018-10-13 10:19:23 信息來(lái)源:秦電能源

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,“我國經(jīng)濟正處在轉變發(fā)展方式、優(yōu)化經(jīng)濟結構、轉換增長(cháng)動(dòng)力的攻關(guān)期”,要“努力實(shí)現更高質(zhì)量、更有效率、更加公平、更可持續的發(fā)展”。當前,電力行業(yè)已由高速增長(cháng)階段轉向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階段,隨著(zhù)我國電力能源生產(chǎn)和消費革命的持續深入,電力行業(yè)進(jìn)一步向著(zhù)清潔化、市場(chǎng)化、國際化等方向轉型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對新形勢、新任務(wù)、新挑戰,中國大唐集團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中國大唐”)立足國家能源發(fā)展戰略,牢固樹(shù)立“創(chuàng )新、協(xié)調、綠色、開(kāi)放、共享”五大發(fā)展理念,推動(dòng)企業(yè)向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轉型。

提質(zhì)減量推動(dòng)發(fā)展方式根本轉變

        在電力供應寬松的情況下,發(fā)電企業(yè)應如何實(shí)現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?中國大唐政研室主任李云峰表示,中國大唐在提質(zhì)減量方面,主要做了以下五方面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是降成本、增效益,盈利能力顯著(zhù)增強。2017年,中國大唐完成發(fā)電量5169億千瓦時(shí),同比增長(cháng)10.9%,高出全國平均水平4.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;在標煤?jiǎn)蝺r(jià)同比升高185.66元/噸、減利224.51億元的情況下,實(shí)現利潤總額64.68億元,完成年度考核目標值的170.21%;經(jīng)濟增加值超出年度考核目標值40.93億元;費用總額占營(yíng)業(yè)總收入比重完成13.6%,比年度考核目標值16.08%低2.48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是去產(chǎn)能、調結構,發(fā)展質(zhì)量明顯提升。2017年,中國大唐主動(dòng)緩核、緩建或取消電源項目1034萬(wàn)千瓦,淘汰落后煤電產(chǎn)能83萬(wàn)千瓦。積極發(fā)展先進(jìn)產(chǎn)能,大力發(fā)展可再生能源,積極推進(jìn)煤電清潔高效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,核準項目598萬(wàn)千瓦,清潔能源占60%;投產(chǎn)845萬(wàn)千瓦,清潔能源占55%。赤峰塞罕壩風(fēng)電場(chǎng)裝機達152萬(wàn)千瓦,成為國內最大風(fēng)電場(chǎng);山東鄆城630攝氏度超超臨界二次再熱項目成為國家唯一電力創(chuàng )新示范項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是抓治困、控風(fēng)險,資產(chǎn)質(zhì)量大幅改善。落實(shí)責任,從嚴考核,對賬銷(xiāo)號,狠抓低效無(wú)效資產(chǎn)處置、“處僵治困”及“瘦身健體”等工作,中國大唐累計減少虧損企業(yè)106戶(hù),全面完成三年治理任務(wù)。壓減法人實(shí)體107戶(hù),超額完成國資委下達的指標。通過(guò)采取催收賬款、盤(pán)活庫存等組合措施,壓降存量“兩金”規模達109億元;年末資產(chǎn)負債率79.96%,比年度考核目標值81.5%低1.5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處于行業(yè)先進(jìn)水平;加快剝離非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,完成了華創(chuàng )風(fēng)能、華宸信托等高風(fēng)險資產(chǎn)轉讓?zhuān)黾邮找?4億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四是抓安全、促環(huán)保,嚴格履行資源環(huán)境責任。安全生產(chǎn)保持穩定局面,圓滿(mǎn)完成黨的十九大、“一帶一路”峰會(huì )及全國兩會(huì )等重大活動(dòng)保供電、??諝赓|(zhì)量和“三北”地區保供熱、保民生任務(wù)。十九大期間,為北京供電的15家發(fā)電企業(yè)發(fā)電量占首都用電量的70%以上,為大會(huì )期間電力安全可靠供應發(fā)揮了關(guān)鍵作用。狠抓設備節能環(huán)保治理,供電煤耗下降1.57克/千瓦時(shí),近五年累計下降13.25克/千瓦時(shí),先后有114臺機組成為全國“能效對標競賽優(yōu)勝機組”。超低排放燃煤機組達209臺。中國大唐整體單位發(fā)電煙塵、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排放量持續大幅下降,分別僅相當于2012年的4%、12%和7%,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作出中央企業(yè)應有的積極貢獻。 

        五是抓交流、促合作,境外業(yè)務(wù)扎實(shí)推進(jìn)。加強與國際能源跨國公司及相關(guān)組織交流,有計劃、有步驟、有組織地“走出去”。與美國通用電氣公司(GE)合作建設的北京國際燃機和清潔能源數據監測、人才培訓及檢修“三大中心”投入運營(yíng),雙方合作的“助力藍天工程”及“一帶一路”沿線(xiàn)發(fā)電項目穩步推進(jìn)。與法國電力公司共同建設的江西撫州2臺100萬(wàn)千瓦項目成為中外能源企業(yè)合作典范,盈利能力居江西省煤電企業(yè)首位,雙方在第三方市場(chǎng)項目合作開(kāi)發(fā)也取得重要進(jìn)展。積極發(fā)展在東南亞、歐洲市場(chǎng)的電力項目,構建了在役一批、在建一批、儲備一批的開(kāi)發(fā)格局。工程承包及技術(shù)服務(wù)業(yè)務(wù)拓展到多個(gè)國家和地區,印度、泰國環(huán)保項目成為當地標桿,為我國電力及環(huán)保裝備“走出去”發(fā)揮了重要引領(lǐng)作用。非洲圣普援外項目?jì)?yōu)質(zhì)高效圓滿(mǎn)完成,得到國家有關(guān)部委高度贊揚,圣普總理訪(fǎng)華期間專(zhuān)程訪(fǎng)問(wèn)中國大唐總部表達誠摯感謝。 

        優(yōu)化發(fā)展煤電是能源轉型的重要戰略選擇 

        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,推進(jìn)能源生產(chǎn)和消費革命,構建清潔低碳、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。 

        李云峰認為,在未來(lái)較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內,化石能源清潔高效發(fā)展與非化石能源大規模發(fā)展是我國能源轉型的兩條主旋律。煤電作為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主要形式,未來(lái)較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期內,在保障電力可靠性供應、系統調峰、散煤治理、低成本供電供熱等方面發(fā)揮著(zhù)難以替代的基礎性作用,優(yōu)化發(fā)展煤電應為能源轉型的重要戰略選擇。 

        從我國資源稟賦來(lái)看,煤炭是我國僅有的具有比較優(yōu)勢的化石能源,為煤電可持續發(fā)展提供了較為充足的資源保障。我國“富煤貧油少氣”的資源格局決定了化石能源清潔發(fā)展必須牢牢依靠煤炭這個(gè)“牛鼻子”,做好煤炭這篇“大文章”。根據《BP世界能源統計2017》,截至2016年底,我國煤炭探明儲量?jì)H次于俄羅斯和美國,達2440億噸,剩余可采年限達72年,分別較石油和天然氣多55年和33年。以煤為主的資源稟賦決定了能源消費以煤為主的格局,也決定了以煤電為主的供需格局在中短期內不會(huì )改變。 

        從煤炭利用方式來(lái)看,煤電具有大容量、高效率、超低排放等特征,是煤炭實(shí)現清潔高效利用的主要形式。經(jīng)過(guò)持續多年的升級換代,我國燃煤電廠(chǎng)實(shí)現了全過(guò)程(設計、施工、建設和運營(yíng))、全要素(氣、水、渣、聲等)的清潔化發(fā)展。煤電、燃煤熱電聯(lián)產(chǎn)機組熱效率分別超過(guò)40%和60%,先進(jìn)機組分別接近50%和90%,遠高于工業(yè)用煤和民用煤的利用效率。大部分煤電機組進(jìn)行了超低排放改造,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、煙塵等三項主要污染物的排放績(jì)效已經(jīng)達到氣電機組水平,是工業(yè)用煤和民用煤燃燒排放值的十幾分之一。燃煤供熱機組同樣具有高效率、低排放的特征,是治理北方城市散煤污染的最有效方式。一定程度上,煤炭消費總量持續下降、煤炭用于發(fā)電供熱的比重不斷上升是能源轉型的標志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從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性來(lái)看,煤電是低成本的主力電源和熱源,是全社會(huì )生產(chǎn)生活享用廉價(jià)優(yōu)質(zhì)電力和熱力的基本保障。煤電是我國現階段經(jīng)濟性最佳的主力電源之一,2016年平均標桿電價(jià)為0.36元/千瓦時(shí),與水電基本相當,略低于核電,較氣電、風(fēng)電、光伏和生物質(zhì)能發(fā)電具有明顯的價(jià)格優(yōu)勢,有效抑制了高成本的非水可再生能源大規模發(fā)展帶來(lái)的用電成本提高。即便考慮到可再生能源發(fā)電成本持續下降、煤電環(huán)境成本逐步內部化,在未來(lái)較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期內,煤電作為基荷電源仍有相當的競爭力。從供熱角度看,燃煤熱電聯(lián)產(chǎn)因集中高效運營(yíng)產(chǎn)生的經(jīng)濟性?xún)?yōu)勢更為明顯,供熱成本遠低于天然氣供熱、電采暖等其他供熱方式,作為性?xún)r(jià)比最優(yōu)的主力熱源地位中長(cháng)期內難以動(dòng)搖。 

        從電力技術(shù)可靠性來(lái)看,煤電是技術(shù)最成熟、出力最穩定的大電源,也是我國技術(shù)水平達到世界先進(jìn)、具有國際競爭優(yōu)勢的產(chǎn)業(yè)之一。相對受氣源嚴重制約的天然氣發(fā)電、受季節性因素影響較大的水電和具有間歇性的非水可再生能源發(fā)電技術(shù),煤電出力具有全天候、高可靠的運行特征,作為我國電力供應的“壓艙石”作用不可替代。同時(shí),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的引進(jìn)消化和自主創(chuàng )新,我國超超臨界常規煤電技術(shù)和大氣污染物治理技術(shù)達到世界先進(jìn)水平,空冷技術(shù)、循環(huán)流化床鍋爐技術(shù)達到世界領(lǐng)先水平,同類(lèi)機組的造價(jià)大大低于其他國家,在國際上具有顯著(zhù)的性?xún)r(jià)比競爭優(yōu)勢,在實(shí)施“走出去”戰略中的發(fā)展前景廣闊。 

        從能源系統發(fā)展來(lái)看,煤電與可再生能源發(fā)電具有互補性,是大規模發(fā)展可再生能源的強力支撐?!栋屠鑵f(xié)定》和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》等對能源的清潔低碳發(fā)展提出了明確要求,未來(lái)可再生能源大規模發(fā)展是大勢所趨。由于風(fēng)電、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發(fā)電具有間歇性、波動(dòng)性等特點(diǎn),使得電力系統必須匹配大規模的調峰能力。然而,在我國電力系統中,具有良好調節能力的抽水蓄能、氣電發(fā)展受各種客觀(guān)條件嚴重制約,大容量的電網(wǎng)級儲能技術(shù)尚不成熟,煤電在提供調峰、調頻、電壓調節等輔助服務(wù)方面具有無(wú)可比擬的技術(shù)和經(jīng)濟優(yōu)勢,未來(lái)較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期內仍要依賴(lài)煤電作為輔助服務(wù)主體,才能保障電力系統的安全穩定運行。 

        從發(fā)電存量資產(chǎn)效率來(lái)看,優(yōu)化利用好現有數萬(wàn)億的煤電資產(chǎn),將產(chǎn)生巨大的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效益。截至2017年6月底,我國煤電裝機容量超過(guò)9.5億千瓦,存量資產(chǎn)逾3萬(wàn)億元。由于需求不足,2016年煤電利用小時(shí)降至4275小時(shí),設備利用率為1964年以來(lái)的最低值。進(jìn)一步提升煤電的靈活性、提高煤電資產(chǎn)的利用效率,不僅會(huì )更好地促進(jìn)可再生能源消納、節約大量的電力投資,還可以充分發(fā)揮煤電和燃煤熱電聯(lián)產(chǎn)機組在推動(dòng)電能替代(推進(jìn)散煤治理)、促進(jìn)大氣污染防治等方面的突出優(yōu)勢。

        總的來(lái)說(shuō),深入推進(jìn)能源革命、實(shí)現我國能源轉型,不是簡(jiǎn)單的“革煤炭的命”,更不是 “革煤電的命”,而是要從根本上改變煤炭落后、粗放、分散的開(kāi)發(fā)利用方式,走出一條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可承擔、環(huán)境容量可承受、有效供給可保障的煤電清潔高效利用的新途徑。優(yōu)化發(fā)展清潔高效煤電,是我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(fā)展中國家、最大的能源生產(chǎn)和消費國以及最大的煤炭使用國的合理選擇。

        加快市場(chǎng)化進(jìn)程把深化改革作為發(fā)展主線(xiàn)

        “電力市場(chǎng)化改革給發(fā)電企業(yè)提供了‘實(shí)現發(fā)配售一體、打好發(fā)售兩張牌’的重要契機,需要發(fā)電企業(yè)在投資運營(yíng)、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、激勵機制等方面加快深化改革?!崩钤品逭f(shuō)。

        著(zhù)力打造電力市場(chǎng)競爭成本優(yōu)勢。優(yōu)化電量結構,積極推進(jìn)電量向能耗低、電價(jià)優(yōu)、負荷高、效益好的區域或企業(yè)轉移,積極落實(shí)風(fēng)電供暖、水火互濟、風(fēng)火互補等創(chuàng )新舉措,提高度電含金量。精耕電煤市場(chǎng),保供應、調結構、降煤價(jià)。加強煤炭供需形勢、產(chǎn)能及煤企價(jià)格政策分析研判,超前及時(shí)、精準、有效地調整采購存儲策略、優(yōu)化采購結構;加強各方面關(guān)系協(xié)調,著(zhù)力與重點(diǎn)煤炭企業(yè)、運輸企業(yè)及相關(guān)政府部門(mén)、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構建和諧穩定共贏(yíng)的合作關(guān)系。

        發(fā)揮“發(fā)售一體”的競價(jià)優(yōu)勢,為客戶(hù)提供“多快好省”的用電及增值服務(wù)。電改9號文發(fā)布已三年多,售電市場(chǎng)全面放開(kāi)只是時(shí)間問(wèn)題。未來(lái)發(fā)電企業(yè)、電網(wǎng)企業(yè)、社會(huì )資本的售電公司之間的競爭與合作將不斷升級。相對其他售電公司,發(fā)電企業(yè)的售電公司擁有“目標利潤和邊際利潤雙重定價(jià)”的競價(jià)優(yōu)勢。發(fā)電企業(yè)要打好“發(fā)售一體”競價(jià)優(yōu)勢這種牌,不僅要有正確的競價(jià)策略,更要在發(fā)電成本上下功夫,形成自身的成本競爭優(yōu)勢。此外,除了價(jià)格因素,能否為用戶(hù)提供選擇多、響應快、質(zhì)量好、費用省的用電套餐服務(wù)和各種增值服務(wù)也是發(fā)電企業(yè)贏(yíng)得市場(chǎng)的關(guān)鍵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化內部改革,大力加強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體系建設,加快專(zhuān)業(yè)化、高素質(zhì)的營(yíng)銷(xiāo)隊伍建設。與以生產(chǎn)為中心的傳統發(fā)電業(yè)務(wù)不同,基于增量配電的綜合能源服務(wù)、售電及相關(guān)增值服務(wù)都是以客戶(hù)為中心的競爭性業(yè)務(wù),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將成為決定性因素之一。發(fā)電企業(yè)需在市場(chǎng)研究、產(chǎn)品設計、銷(xiāo)售策略、客戶(hù)服務(wù)等領(lǐng)域加快培養高素質(zhì)的人才隊伍,大力充實(shí)各級營(yíng)銷(xiāo)機構的力量,建設營(yíng)銷(xiāo)戰略決策及共享服務(wù)系統,建立區域一體化營(yíng)銷(xiāo)體系和工作機制,努力形成以客戶(hù)為中心、縱向貫通、橫向協(xié)同的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體系,為廣大客戶(hù)提供優(yōu)質(zhì)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競爭性”新業(yè)務(wù)需要匹配“市場(chǎng)化”新機制,應創(chuàng )新建立市場(chǎng)化決策、選人、考核和薪酬機制。增量配電及綜合能源服務(wù)、售電及增值業(yè)務(wù)等新型業(yè)務(wù)的競爭十分激烈,發(fā)電企業(yè)現有的體制機制難以完全適應。發(fā)電企業(yè)可考慮以配售電等業(yè)務(wù)的開(kāi)展、售電單位的設立為契機,推行市場(chǎng)化改革,在完善監督和審計體系、明確國有資產(chǎn)保值增值責任的前提下,授予售電單位充分的經(jīng)營(yíng)決策權、選人用人權、績(jì)效考核權和薪酬制定權,真正激發(fā)經(jīng)營(yíng)團隊和員工干事創(chuàng )業(yè)的動(dòng)力和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加速能源清潔發(fā)展向綜合能源服務(wù)業(yè)布局

        電力行業(yè)清潔發(fā)展包含兩個(gè)方面,一是煤電的高效清潔利用,二是新能源、可再生能源的發(fā)展。記者在采訪(fǎng)中了解到,中國大唐在加速能源清潔發(fā)展方面,主要從以下兩方面展開(kāi)。

        加快提升煤電清潔低碳新水平。中國大唐已累計投入370多億元,加快實(shí)施燃煤火電機組的節能減排以及超低排放升級改造,實(shí)現燃煤機組100%安裝脫硫脫硝設施,并領(lǐng)跑行業(yè)進(jìn)度完成209臺機組超低排放改造,改造容量占燃煤機組容量的87.5%,位居行業(yè)先進(jìn)水平?!笆濉逼陂g,供電煤耗累計下降20.3克/千瓦時(shí),折合節約標煤8400萬(wàn)噸,累計減少二氧化碳排放2.4億噸?!笆濉逼陂g,進(jìn)一步投入80多億元,完成剩余燃煤機組超低排放改造任務(wù),提前一年時(shí)間實(shí)現系統所有煤電機組達到燃氣機組排放標準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力發(fā)展新能源、可再生能源,不斷優(yōu)化電源結構,提升綠色發(fā)展水平。“十二五”期間累計投產(chǎn)電源項目2600萬(wàn)千瓦,其中清潔能源1700萬(wàn)千瓦,占比接近2/3。在此基礎上,“十三五”進(jìn)一步加快風(fēng)電和太陽(yáng)能項目建設,規劃新增裝機1500萬(wàn)千瓦。主動(dòng)適應光伏項目競爭方式配置政策,參與山西、內蒙古、山東、江蘇、安徽等地的光伏領(lǐng)跑者計劃項目。全力推進(jìn)西藏玉曲河扎拉及轟東水電核準開(kāi)工,有序推進(jìn)松塔等水電項目前期工作。加強核電能力建設,遼寧莊河項目列入國家核電建設規劃序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為貫徹習近平總書(shū)記能源革命戰略思想,建設清潔低碳、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系,中國大唐確立了向綜合能源集團生產(chǎn)服務(wù)商轉型的戰略,加快向綜合能源服務(wù)業(yè)務(wù)布局?!崩钤品甯嬖V記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是明確了建設綜合能源生產(chǎn)服務(wù)商的戰略發(fā)展思路。在近日發(fā)布的《中國大唐“一五八”發(fā)展戰略深化方案》中明確了未來(lái)一個(gè)時(shí)期的發(fā)展總體思路是向綜合能源集團生產(chǎn)服務(wù)商轉型。中國大唐堅持以經(jīng)濟效益為中心、以結構調整為主線(xiàn)、以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為動(dòng)力,堅持自主開(kāi)發(fā)與兼并收購并舉、資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與資本運營(yíng)并重,做強電力和煤炭業(yè)務(wù),做精科技環(huán)保業(yè)務(wù),拓展國際業(yè)務(wù)和新興業(yè)務(wù),大力推動(dòng)電力工程建設、運維、檢修一體化業(yè)務(wù)和電力技術(shù)裝備“走出去”步伐,加快推動(dòng)能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積極構建能源需求側商業(yè)模式,全面打造綜合能源服務(wù)的競爭優(yōu)勢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是加快布局多能互補等綜合能源服務(wù)新項目。積極開(kāi)發(fā)以風(fēng)電、光伏、燃機、燃煤背壓機+儲能的多種能源相互結合、相互補充的多能互補項目,并與售電公司結合,加快智能微電網(wǎng)、配電網(wǎng)等項目的開(kāi)發(fā)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是探索新的綜合能源服務(wù)商業(yè)模式。結合電力體制改革進(jìn)展,以分布式能源和多能互補項目為切入點(diǎn),通過(guò)全資、控股、參股等多種形式,積極參與增量配電網(wǎng)建設,將增量配電網(wǎng)與售電公司相結合,力爭盡快取得突破,創(chuàng )造新的利潤增長(cháng)點(diǎn)。

        據了解,中國大唐近年提出了建設國際一流能源集團的愿景,從2015~2035年大致分為全面提升、逐步趕超、邁向領(lǐng)先三個(gè)發(fā)展階段。2018~2020年,力爭通過(guò)管理提升、改革創(chuàng )新,使體制機制改革持續深化,治理結構更加科學(xué),管控體系更加完善,決策執行效率顯著(zhù)提高。通過(guò)產(chǎn)業(yè)結構布局調整、業(yè)務(wù)指標對標管理、跨國業(yè)務(wù)格局完善、資產(chǎn)質(zhì)量全面提升,努力實(shí)現行業(yè)一流的目標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是新時(shí)代電力行業(yè)發(fā)展的根本要求。在推動(dòng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、提質(zhì)減量方面,中國大唐已牢固樹(shù)立了價(jià)值思維、效益導向”的核心理念,堅持順勢而為、著(zhù)力好中求快,加快推動(dòng)企業(yè)從外延式增長(cháng)向內涵式增長(cháng)轉變,從分散式經(jīng)營(yíng)向集約化經(jīng)營(yíng)轉變,從粗放式管理向精益化管理轉變,從關(guān)注單位效益為主向關(guān)注集團整體效益轉變,從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為主向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與資本運作并重轉變,從國內市場(chǎng)為主向鞏固國內市場(chǎng)和開(kāi)拓國際市場(chǎng)并重轉變,從注重產(chǎn)品產(chǎn)量向注重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與標準創(chuàng )造并重轉變,從關(guān)注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為主向關(guān)注全面創(chuàng )新轉變,加快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國際一流現代能源集團。

返回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