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年跨越之旅,電改永遠在路上。

時(shí)間:2018-10-13 10:26:37 信息來(lái)源:秦電能源

        1978年,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拉開(kāi)了我國改革開(kāi)放的序幕,締造了震撼世界的“中國奇跡”。電力作為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基礎保障,40年來(lái)伴隨我國終端用能的電氣化水平不斷提升,已成為助推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重要抓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生態(tài)文明建設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,美麗中國要實(shí)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發(fā)展,電力將發(fā)揮重要作用。電力的使用既清潔又高效,特別是可再生能源電力已成為我國調整能源結構、減少煤炭消費、推動(dòng)經(jīng)濟轉型的關(guān)鍵抓手。我國電力通過(guò)60多年的發(fā)展,特別是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在全國聯(lián)網(wǎng)、解決無(wú)電人口等方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(jì),但也必須看到我國電力發(fā)展仍面臨清潔能源消費比重偏低、配置資源效率低下、體制機制有待完善等重重挑戰。在建設現代化經(jīng)濟體系的過(guò)程中,我國電力行業(yè)該如何發(fā)展,如何適應新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體系,如何加快改革創(chuàng )新,已成為未來(lái)我國能源領(lǐng)域改革發(fā)展迫切需要解決的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    時(shí)間回溯到1978年5月11日,當天,《光明日報》發(fā)表特約評論員文章《實(shí)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》,后來(lái),它被認為是撬動(dòng)改革開(kāi)放的思想杠桿?!敖夥潘枷?、實(shí)事求是” 由此也成為許多領(lǐng)域打破思想禁錮的“開(kāi)山大斧”。

        1979年,國家計委正式批準立項在煙臺黃縣龍口建設電廠(chǎng),規模為60萬(wàn)千瓦,一期工程為兩臺10萬(wàn)千瓦機組和兩條220千伏輸變電工程,需投資1.76億元。當時(shí)電力部會(huì )同國家計委提出了一個(gè)“大膽”的方案,和地方共同籌集資金建設龍口電廠(chǎng)。龍口電廠(chǎng)的建設因此成為電力改革的標志性事件。隨后,上海閔行、浙江臺州等電力項目也開(kāi)始大規模集資辦電。 

 

 圖1:1981年12月17日,龍口電廠(chǎng)舉行開(kāi)工典禮

        1980年,我國恢復了在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合法席位,并開(kāi)始大量利用世界銀行等國際金融組織和外國政府貸款。魯布革水電站就是我國第一個(gè)引進(jìn)世界銀行貸款的工程項目。此后,各種方式利用外資辦電蔚然成風(fēng)。

投資體制改革調動(dòng)了各方的積極性,電力工業(yè)得到了空前發(fā)展。1997年底,我國電力工業(yè)基本實(shí)現供需平衡。量,在電力市場(chǎng),乃至電力行業(yè)中掀起了急風(fēng)驟雨,將電力市場(chǎng)化改革引向深入。

40年,三大步,從投資體制改革到市場(chǎng)化改革,再到深化市場(chǎng)化改革,每一步力量的疊加,都推動(dòng)著(zhù)中國電力工業(yè)發(fā)展不斷向前,無(wú)論是發(fā)電側,供電側,還是需求側都已發(fā)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,成為改革開(kāi)放40周年歷史豐碑上濃墨重彩的一筆。 

 進(jìn)一步深化電力改革
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九大”報告提出,推進(jìn)能源生產(chǎn)和消費革命,構建清潔低碳、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。目前,我國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全面鋪開(kāi),交易機構組建基本完成,發(fā)用電計劃和配售電業(yè)務(wù)有序放開(kāi),已進(jìn)入落地實(shí)施的關(guān)鍵階段。深化電力體制改革和加強市場(chǎng)建設是轉變電力發(fā)展方式的必由之路,亟須深入研究電力改革試點(diǎn)評估方法和指標體系,進(jìn)一步完善市場(chǎng)規則和市場(chǎng)機制,為電力改革的平穩推進(jìn)奠定基礎。

就當下而言,深化電力體制改革,落腳點(diǎn)在于進(jìn)一步理順國有經(jīng)濟、行業(yè)利益與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之間的關(guān)系,通過(guò)建立健全市場(chǎng)機制優(yōu)化電力資源配置,推動(dòng)電力行業(yè)和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的高質(zhì)量可持續發(fā)展。

        40年,三大步,從投資體制改革到市場(chǎng)化改革,再到深化市場(chǎng)化改革,每一步力量的疊加,都推動(dòng)著(zhù)中國電力工業(yè)發(fā)展不斷向前,按照“十九大”提出的現代化經(jīng)濟體系建設要求,到2050年實(shí)現“美麗中國”,電力將起到主導作用,終端用能需要實(shí)現高比例電氣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2050年實(shí)現終端用能電氣化比例55%~60%,人均用電需要到達10000~11000千瓦時(shí),這就為可再生能源電力帶來(lái)了巨大的發(fā)展空間,一次能源供應結構可以實(shí)現2/3來(lái)自于可再生能源,能源消費總量可以從2017年的44.9億噸標準煤降到2050年的35~36億噸標準煤,實(shí)現能源、經(jīng)濟、生態(tài)良性循環(huán)的可持續發(fā)展的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系統。所以,未來(lái)我國電力發(fā)展必將進(jìn)入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階段,源、網(wǎng)、荷的發(fā)展要符合五大發(fā)展理念,電力體制機制改革要為建設清潔低碳、安全高效的電力系統搭好平臺。

 

 圖2 1985年4月21日,時(shí)任國務(wù)院副總理李鵬視察龍口電廠(chǎng)時(shí)親筆題詞:“集資辦電,全國首創(chuàng ),滿(mǎn)發(fā)穩發(fā),保證安全”

        2002年, “二灘事件”又一次點(diǎn)燃了電力大重組的導火索,同時(shí),也引發(fā)了人們對電力改革最深層次的思考:中國電力不但要改革投資體制,還要改革管理體制。

        2002年4月,《電力體制改革方案(國發(fā)〔2002〕5號)文》出臺,確立了“廠(chǎng)網(wǎng)分開(kāi)、主輔分離、輸配分開(kāi)、競價(jià)上網(wǎng)”四項改革任務(wù)。但由于種種原因,并未徹底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盡管如此,來(lái)自市場(chǎng)的力量仍迅速轉化為電力發(fā)展的強大動(dòng)力,短短的幾年時(shí)間內,就將中國電力帶出電力短缺的泥沼,為國民經(jīng)濟的高速發(fā)展提供了強大的動(dòng)力。窮則變,變則通。電力行業(yè)的諸多矛盾形成并不是市場(chǎng)化改革造成,恰恰是市場(chǎng)化改革不徹底所致。電力市場(chǎng)化改革的力量也讓人們更加堅定了電力市場(chǎng)化改革的決心!

        2015年3月,《關(guān)于進(jìn)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(jiàn)(中發(fā)〔2015〕9號)文》頒發(fā),其具體措施可以概括為“四放開(kāi)一獨立一加強”,即輸配以外的經(jīng)營(yíng)性電價(jià)放開(kāi),售電業(yè)務(wù)放開(kāi),增量配電業(yè)務(wù)放開(kāi),公益性和調節性以外的發(fā)供電計劃放開(kāi);交易平臺相對獨立;加強規劃。

        作為“5號文”的延伸和深化,“9號文”尤如一場(chǎng)強熱帶風(fēng)暴,旋即釋放著(zhù)強大能

 

返回
分享: